快捷搜索:

188bet亚洲 大河之变——聚焦黄河治理三大新变化

新华社呼和浩特7月5日电 题:大河之变——聚焦黄河治理三大新变化

新华社记者 丁铭、魏婧宇、张晟

浩浩汤汤的黄河水,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东流入海,浇灌出华夏五千年文明,滋养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


黄河潼关水文站工作人员乘船前往测量点开展水文测量作业(4月16日手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魏婧宇 摄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党领导人民治理黄河、保护黄河、开发利用黄河,黄河走上了一条河流变畅、两岸变绿、流域内安居乐业的大河良性发展之路。

黄河畅流

对于东流的黄河水,唐诗中有“黄河水流无已时”的吟咏。然而黄河并非“长流无已”,这条大河在上世纪末曾多次出现断流。


工作人员在黄河头道拐水文站进行测量作业(4月20日手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魏婧宇 摄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水资源管理与调度局水量调度处处长可素娟说,黄河断流,受水资源短缺的影响,也和缺少统一调度管理、沿黄地区无序用水有关。

为缓和黄河流域上下游之间竞争性用水的矛盾,国家实施了黄河水量统一调度。1987年,国务院批准了《黄河可供水量分配方案》,对黄河水权进行高度集中的行政性分配。1998年,《黄河水量调度管理办法》正式实施生效,黄河水量开始实施统一调度、总量控制、以供定需,结束沿黄各省区无序用水的历史。2006年,《黄河水量调度条例》正式由国务院颁布实施,实践中行之有效的措施以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规范起来。

1999年至今,黄河干流已实现连续20年无断流。统一调度黄河流域水资源,为国内外解决大江大河断流问题提供了经验。

日前,记者驱车2600多公里,从河南省郑州市郊的花园口逆流而上至甘肃省兰州市,看到黄河水携万钧之势冲入深山峡谷,又在沃野平原缓缓流淌。在河水连绵不绝的滋润中,沿岸的生态环境得到恢复,河滩地区形成许多绿洲,水鸟飞翔其间。

潼关水文站靠近黄河与渭河交汇处,是黄土高原的边缘。站长张同强介绍,2017-2018水量调度年度,黄河中游来水量较多年同期偏少34%,潼关段的河水径流仍然保持正常,年均流量远超过50立方米每秒的防断流预警流量。


这是4月18日无人机拍摄的陕西绥德水土保持科学试验站淤地坝建设成果(视频截图)。新华社记者 张晟 摄

头道拐水文站位于黄河上中游分界点,紧邻千年古渡——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河口镇。该站公布的最新实测数据表明,头道拐断面在2017-2018水量调度年度的最小日均流量为141立方米每秒,为防断流预警流量的2倍多,整年度未发生小流量预警事件。

虽然黄河干流已畅流20年,但仍存在河道淤积、地上悬河等问题。近20年来,黄河来水总体减少,两岸用水不断增加,导致黄河下游的冲沙水量减少,主河槽淤积加重,在悬河之中又出现悬河,形成“二级悬河”。

治黄专家告诉记者,虽然黄河上大型水利枢纽工程的联合调度,形成冲沙水量为河道冲淤,但是下游河槽仍高于滩面两三米,汛期的短时集中暴雨,可能造成河槽满溢,出现溃堤的风险。

绿染“几”字湾


这是3月17日无人机拍摄的黄河头道拐上游断面流凌(视频截图)。新华社记者 张晟 摄

黄河中上游流经黄土高原地区,形成一道蜿蜒的“几”字湾。“几”字湾东北部,有一片色彩斑斓的砒砂岩分布区,这便是黄河流域生态最脆弱的地区——内蒙古准格尔旗,也是黄河粗泥沙的集中来源区。

上世纪80年代,准格尔旗相继开展了砒砂岩沙棘减沙生态治理、黄土高原淤地坝建设、小流域综合治理等项目。30多年过去了,治理区早已脱胎换骨。

暮春时节,记者来到准格尔旗砒砂岩治理区,只见五彩的砒砂岩披上了由沙棘、油松、山杏织成的翠绿外衣,粉白色杏花点缀其上,清香扑鼻。

准格尔旗水利局副局长武志强介绍,通过植树种草等生物措施和建淤地坝等工程措施,准格尔旗的水土保持治理程度达60%,植被覆盖率达74%。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